白云信息门户网 文化

马丁·雅克:面对唱衰中国,要睁眼看意见,张嘴作辩护|136期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0-29 18:18:24

[简介]2019年9月4日,剑桥大学高级研究员马丁·雅克(martin jacques)来到上海,在第137届文汇讲堂做客,发表题为“中国将成为什么样的世界强国”的演讲;三周前,受英国政治科学研究所研究生文伟博的委托,施文罗德在伦敦住所接受了马丁·雅克(martin jacques)的采访。重组后,他现在正与观众分享采访内容。主要内容已于2019年10月1日发布在日本国庆特别报道《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了解中国》系列访谈的五个完整版本中。有关详细信息,请参见文章末尾的链接。

*你越了解中国,就越觉得自己对中国历史和文化一无所知。

《文汇报》:你提到在1993年去中国、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之前,你对中国一无所知,但十多年后你成为了中国问题专家。在日常生活中,作为一个普通的西方人和学者,你如何学习和观察中国,如何保证你独立、客观和理性的思考?你认为中国的经验不可复制吗?

《文汇报》采访提纲

马丁·雅克:首先,我想澄清一下,我不是中国学者。如果我自称是,我就是一个“骗子”。

我对中国的兴趣和研究是在1993年的一次旅行中引起的,这次旅行显然比大多数西方学者晚。比别人起步晚自然需要更多的努力,也需要你热爱这份工作。起初,我主要通过阅读书籍、期刊和新闻来观察中国,但我读得越多,就越意识到我对中国政治、历史和文化的无知。我不想屈服于这种“无知感”,所以我找到了更多更深入、更全面地了解中国的方法。我去过中国很多次。虽然我在中国呆的时间不长,但我遇到了许多杰出的中国学者,比如我的好朋友和中国杰出的经济学家余永定。当我第一次来中国的时候,我不熟悉这里的学术氛围,所以我主要是听别人的想法,试图理解他们的思维方式。这些交流让我深入思考了“如何理解中国”和“如何研究中国”的问题,也帮助我建立了对中国的分层理解。

虽然我是学习中国的后来者,不会说中文(我现在正在学习),但我的研究并不是从“证明西方对中国偏见的合理性”这一内在理念开始的。作为一名专栏作家和编辑,我多年的经验和学术积累使我的研究比许多西方学者更加开放和包容。这也决定了我的书的可读性和可信度。虽然我像许多西方学者一样经历了文化冲击,但我没有让这些经历成为我对中国的偏见或主导我对中国的研究。在这里,我特别要感谢我的妻子哈里(已故的马来西亚印第安人),因为哈里影响了我保持研究客观性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我妻子让我意识到不同文化的积极面,而不是消极面。我通过她的眼睛看到了一个不同的世界,这个世界让我着迷,激励我希望更多的人看到这个迷人的世界。

*中国的崛起肯定有负面声音。睁开你的眼睛看意见,张开你的嘴为他们辩护。

《文汇报》:你在2009年写了《中国统治世界的时候》。当英文版在2010年修订时,副标题变成了“西方世界的终结和新世界秩序的开始”。这本书已被翻译成15种语言,目前已售出35万册。你能告诉我你打算从什么角度继续观察中国吗?

《文汇报》采访提纲

马丁·雅克:我现在正在准备我的下一本书。这本书是《中国称霸世界》的升级版。除了修改我的一些原始观点之外,我将更加关注回答“中国想成为什么样的世界强国?”当然,这本书还将从政治、经济、文化、历史等方面了解和研究中国,预计将于2021年完成。

《文汇报》:中国的崛起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被世界和平接受。这要求中国人民做自己的事情。从你的角度来看,我们国内的学者如何在国际舞台上讲述中国自己的故事,我们如何利用海外的中国学者甚至敌对势力来缩短中国被世界接受的进程?

马丁·雅克:在中国的大发展过程中,肯定会有负面的声音。被世界接受需要时间,也需要中国学者坚持积极的学术态度。学者不能陷入困境,盲目反对他人的反对。讲中国故事并不是单方面向他人灌输中国思想,而是需要双向沟通。我自己的经验告诉我,当有人批评你时,你不应该盲目地选择闭上眼睛和耳朵“骄傲而不是傲慢”,也不应该选择沉默“建设性”,因为害怕应付。

*发展中国家有能力取得进展,她的视野将很容易拓宽。

上海研究所王强:从1977年到1991年,你是英国《今日马克思主义》杂志的编辑。该杂志于1991年停止出版。你如何看待当今世界共产主义的发展?

马丁·雅克:我很高兴你对我的经历感兴趣。事实上,这本杂志在当时非常独特,不同于其他向内看的同类杂志。当时我们相对开放,因此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政治职位。例如,我们创造了“撒切尔主义”这个词。我们讨论了全球化和左翼的衰落。意大利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安东尼·葛兰西通过发表关于政治变革的文章获得了特殊的影响。

说共产主义在世界上的发展因国家而异,如中国、越南、南非,甚至意大利和英国,这是不好概括的。但是有非常有趣的观察。例如,英国的一些左翼分子并不都同意中国的观点。他们中的一些人当然知道。如果我写一篇关于中国的文章,有些人不同意。在我看来,这些人已经失去了大局感。他们头脑中没有这样的世界地图,所以他们的整体视野明显缩小了。世界正在经历重建和巨大变化,西方世界正在经历巨大衰落。他们的视野往往变得更小,也容易怀旧。他们被得失所左右,而不是展望未来。不仅西欧如此,美国也是如此。如果我们看看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中国,过去几十年的变化非常大,因此出现了各种新的想法和新的目标,包括中国提出的一些新计划,这些计划令人眼花缭乱,远远超过西方领导人提出的计划。所以进步的力量正在上升,但不是在发达国家,而是在发展中国家。中国的经济增长已经决定拓宽他的视野。

*要有耐心,以香港的情况为基础

新加坡国立大学上海校友陈海涛:不仅美国,英国和欧盟都在“指责”香港的现状。你如何评价香港的情况?

马丁·雅克:上世纪末,我在香港住了1.5年。因此,我们一定会密切关注香港的现状。香港回归中国已经22年了。目前的情况反映了中国内地与香港关系的复杂性。这也反映了香港转型的困难。毕竟,它已经被英国殖民了156年。这是一段很长的时间,有四五代人在中间成长。香港人的观念和价值观不同于内地人。一般来说,他们通常看起来是“西方”而不是“北方”。因此,中国内地要努力改变香港的民意,赢得港人的心,这是非常重要的,但也需要很长时间。

我认为目前有两项任务要做。一是从眼睛看:找到某种方法来平息当前的动荡。有三种方法:第一,区分最暴力的和最中立的;第二,我们应该加强警察的反应和其他措施。第三,这取决于社会各阶层之间的对话,对话目前正在进行,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第二,长远来说,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和中央政府应认真考虑背后的原因。在经济方面,过去20年,香港的经济发展相对缓慢。过去,香港经济占中国经济的1/3,但现在可能只有3%。因此,香港人的心态已由优越感转为焦虑。经济振兴是一个突破点。中央政府可以促进内地的改革开放。香港的情况有所不同,但仍有更多方法推动香港经济,让年轻人看到未来。

简而言之,对我来说,中央政府对香港的回应仍然是非常安全的。

(采访:李连·施瓦茨重组:李连)

观众:1。上海研究院王强;2.黄增红,上海核工程研究设计院工程师;3.陈海涛,新加坡国立大学上海校友;4.保险业的王赢;5.戴云,学生;如何提高软实力

精彩时刻:

马丁·雅克,英国剑桥大学高级研究员

上海社会研究世界汉语研究所研究员梅·接君担任翻译。

一开始,主持人李连通过10张照片介绍了马丁·雅克的近况。

讲座结束时,展示了2013年马丁雅克的小电影简介。宣布后,马丁雅克走上舞台向组织者和听众致谢。

优秀提问观众收获文辉讲堂讲座集《世界风景中的中国》和《马丁·雅克演讲录》中的《大国坚持》

特邀演讲者与组织者合影,左起:梅·接君、王新志、马丁·雅克和李连。

关于中国的书籍和资料在马丁·雅克的伦敦住宅研究中随处可见。

对马丁·雅克的采访发表在10月1日《文汇报》国庆特刊第12版上。

责任编辑:admin   本站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相关阅读
热新闻

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推荐
热门